绝代智将斯维因什么时候出的(绝代智将皮肤下架)

39

绝代智将斯维因什么时候出的(绝代智将皮肤下架)
本文由捞月狗独家发布,作者骰子先生,禁止转载,不得用于任何商业途径。

当乌鸦的侧影落到你的身边,你要当心,恐怕你已在这广袤帝国的疆域内,无路可逃。

绝代智将斯维因什么时候出的(绝代智将皮肤下架)插图

“人民惧怕斯维因,人民尊重斯维因,人民服从斯维因。但从未有人爱戴过我,诺克萨斯理应在这个时代,由我来留下一袭永恒的标志。拥有一座帝国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当你可以掌控这个世界的时候。”

在诺克萨斯腐朽旧时代体制下成长起来的杰里柯·斯维因,从其少年时代就早已经饱受宫廷贵族思想的熏陶。诚然,作为诺克萨斯建国之初就存在的帝国元老家族,斯维因家族每每在历任国家元首登顶王座之际,都会成为其掌控国家权威最具话语权的助力。斯维因的父母也不例外。

事实上,在后世风评争议极大的一位,几乎将瓦罗兰大陆整个卷入战火的战争疯子,勃朗·达克维尔,就受惠于其父母政治势力的扶持,主宰了这个铁血帝国几十年之久。

然而置身其中的杰里柯,以他非凡的智慧和广阔的目光所及,察觉到了完全不同的国家面貌。帝国贵族家庭出身的血脉赋予了他锦衣玉食和优越的社会地位,却并未让他的父母和家庭与任何其他跟随着达克维尔的腐朽势力有任何区别。

盘踞在这个古老帝国中心的并不是单纯的一位缺乏远见的君主和那些趋炎附势的贵族,而是某些更加黑暗和令人恐惧的东西。

关于诺克萨斯起源的历史并不是什么稀奇罕闻,即使不是这个国家的普通民众,也或多或少的听闻于最初诺克萨斯诸部围攻不朽堡垒并占领这座要塞的传奇故事。

古往今来,人民反抗暴君并更迭朝代这种单纯的期许似乎是理所当然的道理,在诺克萨斯这种信仰实力的城邦更甚。但从未有人深究于暴君一路构筑王朝的前身岁月,比起深入探究其间的机缘巧合,对于劳苦大众来说只需要有最终证明人民价值的结果就足够了。

斯维因并未和其他的那些诺克萨斯青年一样,把苍白女士的故事当成简单的民间寓言。在跟随着家族前进的步伐中,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国家领袖达克维尔逐步将大陆上的国家推入战火,已经绝非单纯出于自身征服的信念和诺克萨斯人最重视的荣耀。

但此时的斯维因仍然坚持着作为一位贵族高级将领的谨言慎行和忠贞不二。

在最初的征伐之路上,斯维因把自己超凡卓绝的战争智慧淋漓尽致地用在那些最残酷的战役之中。

其中远赴弗雷尔卓德前线指挥军队为他拿下的战功,甚至可以比肩任何一位随军多年比他更加年长的将军。

绝代智将斯维因什么时候出的(绝代智将皮肤下架)插图1

以坚忍不拔的精神著称的斯维因,在短暂的数年军旅生涯中为他招揽了很多坚定的簇拥者。其中就包括了后来成为崔法利议会三巨头之一的诺克萨斯之手德莱厄斯。

然而胜利的喜悦总是短暂而稍纵即逝的。

达克维尔并不能满足于前线不断传来的捷报。攻陷再多的城池和土地都只不过是延续过去数百年间诺克萨斯人所做的同样的事情罢了。

接连不断的攻略要地从帝国的心脏处纷呈沓来。斯维因的脚步也并着自己手下精锐的诺克萨斯军团,一路从寒冷的北地再次辗转至西南地区炎热的沙漠腹地。

不光是弗雷尔卓德,恕瑞玛也同样面临着诺克萨斯的大军压境,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这位青年将军在并不长的时间内就在恕瑞玛的沙漠中构筑了无数的诺克斯托拉。这是诺克萨斯人征服者的标志,战争石匠们用传统工艺搭配黑石原料建立的城市通路关卡。这些遍布在交通要道的塔楼不仅是税务征收的通口,更是监视管国家辖域的哨卫。

绝代智将斯维因什么时候出的(绝代智将皮肤下架)插图2

“诺克斯托拉”,诺克萨斯疆域的象征

斯维因的人脉和口碑在两次大型攻略战役后已经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军队对这位头领的信赖与日俱增,甚至乎到了开始依赖其决策的地步,策士统领的大名在整个瓦罗兰大陆上都是响亮的称号,。

可这样的赞誉和荣光并未给斯维因任何的宽慰,他陷入了一个难以跳出的境遇。他在前线战场上取得越多的战果,对后方的担心就又多了一分。虽然以斯维因的心思之缜密,对于苍白女士还有传说中诺克萨斯地下政权黑色玫瑰的监视和探索从未停止过,但每一次若隐若现的真相都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结果。

更糟糕的是,无法得知其真正目的的黑色玫瑰教团显然正在国君的背后影响着他的神智和决策。达克维尔的命令愈发的荒谬了,从最初的征服之路,军队在他的指示下竟然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去挖掘那些可能存在于古老帝国冰层与黄沙之下的长寿秘宝上。无论如何,这样的愚昧行径开始给斯维因带来了麻烦和阻碍。

或许是由于那些传说中苍白女巫的影响终于凑效了。再一次地,远征东方艾欧尼亚的军令降临到了策士统领的手中。

然而,连年征战疲惫不堪的军队和国家内部都在此时逐渐出现了裂痕。后方的补给要地之一的掘沃堡,铁刺矿脉的据守族群,已经开始因为过多的铠甲武器消耗产生了不满的声音,甚至乎对国家质疑的声音已经尘嚣日上。

无暇顾及于这种城邦纷乱,斯维因胶着于苍白女巫领导的黑色玫瑰对国家威胁,以及早就癫狂不已的国君达克维尔的命令之下。

在进攻艾欧尼亚的战争中,他同样遭遇了无可比拟的古老力量的反抗。无极剑客,御风者,身披暗影的忍者,还有纵横于乱军之上手持锋芒的舞者斗士。

激烈的战斗不断在日出之前刷新着血液挥洒的等级。即使是投入了祖安同盟炼金师的部队,也因为艾欧尼亚的顽强陷入了劣势。斯维因倾尽自己的智慧布置着战术规划,把自己的军队投入于一个可以让正面战场彻底缓解压力的计策当中。

变数说来就来。勃朗·达克维尔下了一道难以置信的,纵观数个时代都未曾出现过的错误指令。还未等计策成功,皇帝便要求战团们放弃当前的指挥任务转投于搜索他所需求的延续生命的那些魔法秘宝。

失去了大量部队的斯维因在普雷西典之战中孤立无援,身边的将士在勇敢的艾欧尼亚武士面前如稻草一般被砍杀,斯维因本人也被斩落一只手臂,击碎了一块膝盖骨。

算无遗策的智将终于倒在了身后国家的腐朽力量前。

然而,就好像自己从少年时代便能察觉出国家内里的黑暗一般。斯维因一路走来审视整个国家版图的瞳孔之中,某些潜藏在他心中强大的力量苏醒了。

不朽堡垒最深处的,闪烁着不详暗红色的渡鸦掠影,终于在濒死的斯维因心中展翅。

绝代智将斯维因什么时候出的(绝代智将皮肤下架)插图3

在前线奋战的智勇双全将领的身影

脑海中依旧是苍白女巫和黑色玫瑰的嘲笑,在那些如亡魂般的手指略过的诺克萨斯地图,每一处都灰飞烟灭,归于沉寂,他连年征战换来的国土在朽坏的力量面前一文不值。

渡鸦飞到了身边,斯维因在死亡的绝望之中看到了他的宿命。

他绝不妥协于这份残酷和虚无的结局,他要为了诺克萨斯而战,他要亲手将国家深埋在地下的黑暗之源清缴,哪怕将自己的一部分灵魂献给恶魔作为交换。

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在溃退的诺克萨斯军队中安全撤离的,是役艾欧尼亚大获全胜,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依旧击退了这个举世无双的军团,让诺克萨斯数年的征伐落下了句点。

诺克萨斯之手率领的部队死伤惨重,包括奎列塔在内,还有军队指挥斯维因,伤残的比率占满了绝大多数的诺克萨斯高级将领。

归国后的斯维因立刻被革除军职,失去了优秀智将的诺克萨斯也不得不因此进入了很长一段的沉寂期,在此期间,达克维尔的统治愈发腐朽起来,国家内部的派系争斗也让人民笼罩在阴云之中。

但即便如此,斯维因的影响力依旧遍布着整个诺克萨斯,从他最为器重的两位将领。诺克萨斯之手德莱厄斯和荣耀行刑官德莱文开始,斯维因招揽了很大一部分的军部旧要员。

数年之后,不出意料地,斯维因在一夜之间发动政变,风卷残云一般地割除了国家毒瘤达克维尔,亲自将其刺杀于王座之上。

在达克维尔统治终结的同时,那个将瓦罗兰战火挑起的秘密教团领袖,终于也因为局势的严峻而出马。作为“无面者”的身份,黑色玫瑰的势力认为有必要和斯维因这个信任的诺克萨斯大将军有所交易了。

斯维因领教过黑色玫瑰的影响力,他并未急于斩除这个心腹大患,而是采取了制衡的办法来创建了崔法利议会。以力量、远谋、狡诈,为理念的三位一体的国家领导。分别由德莱厄斯,斯维因,无面者,出任代理人。

在这样互相牵制的情况下,诺克萨斯逐步稳定了局势,新任的大统领的眼光远胜于过去任何一位领导人,国家的版图不再分崩离析,崔法利军团所到之处,投诚的城邦越来越多。

然而,斯维因了解,暂时的安定不过是付出代价所换取的小小胜利罢了。着眼于诺克萨斯的未来,对外的扩张和侵略是绝不允许停息的,而在他的带领下,崔法利议会的成绩将不会满足于单纯的武力征服和战争果实。

鉴于掘沃堡的内乱,内里还有无面者率领的黑色玫瑰教团,更有甚上代将军势力中的一支,诺克萨斯前任处刑人厄加特现今已经盘踞祖安地下,杜克卡奥将军的女儿不祥之刃卡特琳娜,以及他的心腹爱将刀锋之影泰隆。整个诺克萨斯的内部纷争依旧晦暗不清,而稳妥当前局势正是首要之务。

平铺的国家疆域之上,斯维因以出众的头脑把控着帝国未来的走向。他坚信,这些版图距离稳固还远远不够,团结一致的诺克萨斯必将掌控整个世界,就如同他账下将军所相信的那样,斯维因对这个铁血帝国的未来同样充满信心。

“当乌鸦的侧影落到你的身边,你要当心,恐怕你已在这广袤帝国的疆域内,无路可逃。”

相关推荐: